品质咸蛤(há)五金一件

一个学画画学写文的傻,圈名碏罹(què lí)/争取人体/沉迷re:ply,全员吹/基本啥都吃/huáng bào/凹凸圈已淡

一个给朋友的生贺。
禁止私用哦——
晚安。

我好想要一个文绑
哭了
一些没有完成度的摸鱼

爱意与恨意肮脏不堪的混合体
(臭不要脸)

给弟弟画生贺
几小时成品瑕疵大的很

是私设的未来战士(?)
咔酱的透视没有处理好
我ballball你们找我约稿哇
这张大概断断续续十小时画完了
哭了鸭
我好喜欢这两个男孩子

水母十二:

我想买电脑!!!!!!!!!呐喊!#
我什么都画,【背景苦手】
画风如下,基本都是给朋友的摸鱼【还有一些稿子】
头像统一90-100?【对,我不要脸的涨价了】
单人 人设立绘500+
半身300+
Q版200+
啊,其实价格都可以商量的也是看各种细节程度的但是总要大概说个数的呀!
【以上都是没有背景的!!!!!】
各位老爷带价约稿当然是最好的。
草稿阶段可以大修两次,勾线了可以小修一次,铺色了可以小修一次
【然后你再要我修我是要加钱的,当然你加钱想怎么修就怎么修】
【金钱蒙蔽了我的双眼】
【开玩笑老夫也不是什么魔鬼你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嘛修修改改我都给弄的】
【不接急稿!!!加钱也不接!!!主要是我没那么多时间我不能坑人!!!】
【熟人我可以熬夜画急稿【还打折】
定金预付百分之30 头像预付百分之50
啊……摸鱼风格的话就是50一张,随机掉落各种情况的东西,不能修【看长条【我觉得这个应该没人会约】

今天下午我陪那个女孩去了派出所

楚唐突:

我被家暴了,她打字,求求列表的各位救救我。
我说看到了就是我的责任,我从小到大一直这样,明明没有多少能力,总想救别人,总想救别人。总有一天会搞砸,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后来我从她家跑了出来,我在转身后嚎啕大哭一路狂奔去派出所,今天是中元节,大家烧荒草点火,我觉得那些气味在烧我。我哭着说,求求你们帮帮她,她活该被打吗!她活该被打吗?
我写过很多小说,但是这次不是,我坐两个小时的大巴车去找她,又换上三轮车。小县城里所有人都说一种尖锐的方言,听到这种话我现在还想呕吐。
见到她了,她白净,紧张。
走进人事纠纷调解那扇门。你的姓名?电话号码?
你父亲我们是拘留过的,知道他什么德行,他是xxx吧?投胎在他们家是你运气不好。你也要听大人的话。不行我们可以把他抓起来。可以给我发短信,我们保护你。
她大哭。
我从小到大都是三好学生,年纪第一名……他们吵架,同学鼓励我,我掉到年纪三十名,考试失利。我写作业写到十一点,他辱骂我,打我,说我不配念书。
我们去吃一顿饭,她说,我几年前跳过河,被路过的同学看见了。我现在这只眼睛还是凹进去的,他砸我。我妈妈迷信,说我带来坏运气,她给我吃安眠药。抑郁症的药很贵。谢谢你们帮我,我这种人,我这种人。
打开家门也没有好转。她爸爸矮,微胖沉默。
女孩子告她亲爹?我们还要脸。所有人给我劝饭,很好吃,但是我作呕,典型的现代白族农村别墅,像黑红的泥潭。
她妈妈对着她,大声哭泣,我这辈子见到的最激烈程度。她何以淌出这么多液体?你要和你爸爸下跪道歉,你生下来多少斤,父母就是你的天。
他是你爸爸,打死你都不犯法。
在吃饭的快餐店,她说她妈妈报过警,她爸爸也打她。后来呢?她生了大病。
爷爷奶奶说,她吃屎,吃屎,我们都是读书人家。
爷爷奶奶支持你吗?他们不准我报警,她吸了一口可乐。爷爷奶奶说会保护我,我问他们,要是他们走了呢?他们沉默了一下,说至少能保护我到大学。
她妈妈用力擤鼻涕,家和万事兴,家和万事兴!
我说,不是她的错,你们不能打她,不能打她。
她妈妈大叫,警察说,你们没有教育好孩子,丢脸!你看看,谁给她这么好的手机?她穿的比别人差?她露出一点轻视的表情,我有点不适。警察说,是她不好,是她不好。
不是这样,我说,你们犯法,警察不是这么说的,说不能打她,你们不能把她关在家里。
她爸爸让她十分钟内回来,是害怕她寻短见!
快餐店里,她说,爸爸限制我社交,告诉老师同学我有臆想症,打同学,打过老师。老师走了以后,我的日子更糟糕了。
我应该早点报警的。
你告你亲爸,你的人生有污点了,她爷爷说。你等着中学给你发休学通知,你害你爸爸,谁敢接触你?
但是……我说,不是她的错。我努力抓着她的手,她一直在抠桌沿,或者另一根手指。你们这样是错的,警察说不能打她,不能打她。
警察说她乱花钱,我没怎么养了你这个姑娘?
我想逃,带着她逃。这嘈杂和烧纸钱的气味里,她说不行,他们会打死我……他们会打死我……
疼,他推倒书柜,酗酒,斗殴,谁有你爸爸这么疼你?生你养你这么大。你自己赚钱。不孝,下跪,你去吃屎,吃屎。
家人亲还是你这个朋友亲?我伪造的身份是补习班同学,念州里最好的高中,半真半假。你和你这个朋友一起回去,他们家养你,你去吃屎。
呕。我对她说,等你念高中我送你一副耳塞。
你和他们道歉吧,小姐姐,她说。
我道歉,鞠躬,我害怕火上浇油,我用英语骂脏话。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她爷爷对我说,你回家,你是外人,我们有事要处理。
我说好。我对她说,你一定要听父母的话。我凑近小声说,我去派出所,我去派出所。
她站起来,好,我一定记住你的话,我会听你的话的。
对不起,我太冒失了。她妈妈温和地执意为我打车,以后来玩。我说,你一定要听父母的话,我已经和她说过了要听话。
她向我眨眨右眼。我鞠一个躬,转身狂奔。
我不能丢她在这里……在田边,我突然嚎啕大哭。我冲进派出所,求求你们帮她,求求你们帮她,她活该被打吗?她活该被打吗?她家里人完全不觉得自己错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我不能丢她在这里,但是离开派出所时我必须去赶末班车。这就是我的问题,我没有能力,可从小到大总想救别人,没经过思考总去救别人,可是我能吗?我在小镇里奔跑着嚎啕大哭,微胖的女人和摩托车上的男人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年轻的异乡人,黑瘦的小男孩舔他的糖块,这是世界的问题。黄皮肤的东亚孩子出生,直到死去,她是血缘的私有物。可我要离开了,我看见一辆警车驶过来。
求求你们救她,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坐在大巴车上,年轻的男人女人在烧纸钱,驶过田野,开荷花的池塘,蓝色的裙边,我把脸埋进肮脏的窗角大哭,车还在开,疲累的人一个都没有力气对我好奇。
黄昏要过去了。
——————————————————————————————
如果有人看到这里,谢谢。
我给被家暴的女孩子提过建议,可是直到走进那扇家门,我才真正了解这件事情。你要提建议,你要同情,除非了解和流血。
我太累了,我只想说出来,社交媒体是轻松的发泄渠道,我不想让别人担心。昨天晚上她说,幸好派出所后来又给他们家打了电话,爷爷奶奶大致理解她了。
『事情大概是解决了一点,算是妥协吧。』
『我最后也没有认错。』
希望大环境能够改善(我意有所指,别的地方在这件事上月亮的确比较圆),也希望你们遇到爱,和遇到懂得『爱是能力』的人。
不是强加给对方你认为有益的一切。
在大巴车上,我真想问问十年后的自己会怎么帮她。两年后我就是大人了,感觉会是无用的『滥好心』大人……她说中秋节要来找我玩,我说,假期可以带她去社会实践,攒一点钱不是坏事儿,也可以一起去漫展,需要的话可以找我问问题。
被不论何种名义的暴力对待过的人,是需要别人一遍遍对她说,你没有错,是他们的错,你很好的,这样也不能够痊愈。希望某些社交网站上的年轻姑娘知道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