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咸蛤(há)五金一件

一个学画画学写文的傻,圈名碏罹(què lí)/争取人体/沉迷re:ply,全员吹/基本啥都吃/huáng bào/凹凸圈已淡

是线稿并不知道会不会上色服装有参照,是小英雄和re:ply的换装,团里居然唱了ODD FUTURE我射爆!!!!
别怼我。我心态不好。
p3是服装参考来源

一个妹子约的立绘60r
请勿私用
画的不怎么满意……

是咔酱
我,卡吹
万事不顺心,烂人+废物
如果自己也能那么优秀――
爆豪他真好

是最近的图
画画真难
腾讯滤镜真神秘

是后续
很屎
感觉退步了是什么回事
驾照吊销开学步车
上色的话有时间再说吧

摸鱼
忙。
累的想嘤嘤嘤。被生活锤爆。是个烂人了。
画画好难啊,嘤嘤嘤(。)
是手绘,没有扫描仪这种高端(?)仪器,拍照转黑白。画的很屎。剧情也屎。见谅。

【杰佣】起风

齐昊真的很好♡

齐昊-考不上重点就——。:


1888年,伦敦。
身穿斗篷的廓尔喀人在人流中穿行,矮小的他好似阴沟里的老鼠般不引人注意,但那些灰色瘦小的畜牲却随身携带着可置人于死地的病菌。
奈布.萨贝达伸手抚过腰后别着的弯刀,这把陪他出生入死的刀来自他的家乡——一个他无比怀念而又回不去的地方。它的名字也同样和这刀一般恶名昭著,在印度亦或是某个尸横遍野的战场,见到它不吝于被宣判死亡。
就算死掉也比呆在这个鬼地方好,奈布那么想。他习惯了遍布尖锐石砾的山路,透明澄澈的空气以及族人们肮脏简陋的聚居地,而这个地方似乎哪一样东西都不合他的心意——光滑的石板路,雾蒙蒙的天以及穿着得体洋装的白人贵妇。
他拐进一条小巷,空气中潮湿的霉味立刻把这个城市自欺欺人的表象撕开来,远处还能依稀辨认出教堂浸泡在雾霾里的尖顶。
一个瘦高男人迎面走来和他擦肩而过,他嗅到了对方身上清淡的古龙水味。那人穿着得体的西装戴着礼帽,是个标准的英国绅士。奈布嫌恶的咧了咧嘴。
绅士转头冲他一笑,
“抱歉哦,佣兵先生。”
他身体一僵,紧接着迅速拧身曲臂抽刀横在身前,被小心收敛的杀意猛然暴露无遗。
“呿。”
他啐了一口,逼问道:
“说,谁告诉你的?”
绅士哭笑不得的举起双手,
“怎么这么大反应啊,佣兵先生。”
“不说的话你就会死在这儿了,英国人。”
绅士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
“想想看,一个廓尔喀人出现在伦敦街头,那他会是什么人呢,佣、兵、先生?”
他加重了那个单词的的读音,仿佛在嘲讽奈布。
“别说出去。”
奈布干脆的收刀入鞘,但仍死死盯着那个身影,直至他消失在雾气中。


奈布此次奉命搜捕一个杀人犯,雇主寄来了所有资料和报纸,并指明要他的一颗肾脏和肠子,委托信的字迹很重,像是要刻进桌面:
“开膛手杰克。”


次日报纸上再次刊登了一名妇女被害的行为,肠子被甩到右肩上。
他猛地摔了报纸冲出门外,又一次来到了那个小巷。
仿佛是约定好了般,那个男人,不,现在应该说开膛手杰克,也在那儿等着他,燕尾服飘摇像是要隐没在雾里。
“下午好啊,佣兵先生。”
他并不理会,抽了刀近身直劈砍下去,那个男人猛然跃起翻到他身后,奈布左腿蹬地踩了个步子迅速转身再次挥刺,却被他用钢爪锵地格开。
他貌似无奈的挥了挥手,
“真凶。我可不想和廓尔喀人打啊。”
奈布哼了一声,
“开膛手杰克。”
被点到名的男人玩笑般接话,
“奈布.萨贝达。”
“有人让我杀了你。”
他却并没有再搭腔,像是没听见似的自说自话,
“呒,开膛手。名字不错,但过于直白。”
“叫我杰克,”他笑,语气很淡,“杰克就好。”
奈布再次横刀,但刀刃的指向却逐渐消失了目标,那个男人,像是被伦敦的雾气吞没,逐渐消失了。
“记住我,奈布。”
“一个让佣兵先生失手了的人。”
有风吹过他的衣角,雾气渐浓。
@碏罹痴汉
【查了无数资料。】
【秃了秃了。】

情头要用的话说一声
刚刚奈布好像出bug了重发一次。
忙。

缩图严重将就看一下吧。是给高三的图,虽然大概没有鼓励性。唉,小蜘蛛啊。
晚安。

跳进新坑
ri
给昊的绘心还没画完
卡在欧叔的脸上
悄咪咪
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