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咸蛤(há)五金一件

一个学画画学写文的傻,圈名碏罹(què lí)/争取人体/沉迷re:ply,全员吹/基本啥都吃/huáng bào/凹凸圈已淡

点梗

两百fo了

随缘看见就能点

r级以及一些雷cp以外其他什么都画。

大概没人看得见。


【开久】关于青春喜欢的人这件事

预警:ooc,垃圾文笔,坑王写的很慢。是花吐设定。智司x相良。he.

↓↓↓↓↓↓

下翻。

1

  相良猛狠狠地在蜷缩于地上的学生小腹处踢了一脚,受害者的血迹溅上了皮鞋。少年不屑地瞥了一眼那人,双手插进裤兜里转身走回同伴身边。

  “玩够了么?”

  “愉快至极。”

  片桐智司像平时一样蹙着眉头,任迎面走来的少年的手臂搭上自己肩膀,他张口,声音低沉,而不带不良的惯用语气。

  “你们几个,以后要是再惹开久的人,下场只会比这还惨。”

  智司注意到身边的人笑的更开心了,心中有些无奈又升起一股无名火,直到那人捂住嘴轻微地咳了两声。

  “没事吧?就算平时再怎么厉害也要注意身体。”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愣了愣,随后又带上痞笑,“嘛,智司你就不用担心我了,我们老大需要担心的事还有很多。”智司本就显得凶恶的脸上又添了几分怒气,张张口却只叹气没再说话。

  “走,回去了。回趟开久把你的包拿上。”

  

  

2

  片桐智司自己走在了前面。夏秋正是换季之间,晚蝉不知疲倦地倾诉下午的炎热。相良猛感觉嗓子黏在一块儿,干涩发痒而无从缓解,他认为自己大概上了火,于是只摇了摇头就紧跟上片桐,默默走在人身侧。相良把一手揣进裤兜,另一手拉着迷彩花样的T恤,打完架出的汗把衣服浸湿了一片,他指尖勾起圆领,转腕抖动黏在皮肤上的布料,气流灌进身子和衣服间的空隙到是凉爽许多。高大的人稍稍慢下了脚步,紧蹙的眉头拧在一起,他思索一会儿还是张口。

  “相良,要是太热的话……”“咳咳!等……咳咳咳……等一下”

  话音未落,相良又咳嗽起来,他弓起身子,连脊背都一起颤抖着,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捂住嘴巴,盖住好看的两片薄唇。 他觉得自己不太对。

  片桐智司有些手足无措。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二把手缓过来,手揣在衣兜里伸出来也不是缩回去也不是,最终在暖和的布料包裹下闷出了汗。

  “……如果生病了就去医院。”

  蹩脚的关心显得突兀,身材纤瘦的少年显然被吓到了,两人尴尬地在原地愣住,直到炙热的阳光快将男孩们晒伤。

  “我没事,真的。回学校吧,那些笨蛋们说不定还等着我们不是吗?走吧走吧。”

  相良猛率先迈出步子,又放慢些许等待同伴跟上。汗珠从他额角滚落,打湿了鬓角和领口,于银灰布料上晕出点点淡墨。少年仿佛和平常一样,双手慵懒地插进裤兜里,阳光刺得眼睛微闭,露出白皙的锁骨时不时随着深呼吸起伏——而他的手指却紧紧蜷着,指甲在手心刻出红痕。嗓子里发着痒,为了不让身边人觉得异样又强行忍住咳嗽。

  

3

  沉默的空气让人窒息,相良在裤兜里偷偷擦掉手里的汗。

  “呐……智司喜欢花吗?”

  “嗯?问这个干嘛?”

  “……有女人给我报酬托我问的。”

  “不。”

  片桐智司愈发觉得自己的同伴有些不对劲,回忆着人对旁人拳打脚踢的样子又不知是哪里不对。大概只有打架的时候他才正常吧。智司这么对自己解释。

  

4

  相良猛陷入了沉默,他在和自己怄气,为自己的反常举动感到好笑,以沉默结束了鲜花的话题。少年微微偏头看向路边店铺里的高中生,挥散脑海里的不安感,更加难以排遣的野心取而代之。

  “我说智司,是时候攻下软高了吧——都这么久了。”

  “我觉得……”

  “不要再说‘警察还没走’之类的话了,那些条子不是早就散掉了吗!”

  “我有我的打算。相良,你快沉不住气了吗?”

  “我不明白你怎么能沉得住气啊老大,你可是开久一把手啊!”

  “……也许吧。那既然这样就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智司早就看出相良已经火了,却吐出模棱两可的回答,相良猛被他堵的说不出话。两个人早已到了开久门口却站在门口,像是在吵架一样。开久破旧的大门歪在一旁,相良猛抿住嘴唇,一肚子火没法发泄,淡淡的眉毛拧在一起,握紧拳头最终只一言不发绕过身边的老大。

5

  一大一小一明一暗两张沙发静静躺在开久的角落,相良猛捡起靠在棕色一张上的皮包,智司仍然阴着脸跟在他身后。

  “啊啊智司,我知道了,是我错了。呐我说,别生气了?”

  片桐盯着相良猛带着痞笑的脸,他不懂得为什么相良今天心情变化大起大落,有时候仿佛变了一个人。

  “你先走吧,我有点事。”

  “那,你也路上小心,明天见啊老大。”

  相良把包夹在了手臂与身子之间,略过智司径直走出空地,废墟一般的铁架把气氛压的更加诡异,迈着离开的步子他不免松一口气,却不敢露出松懈模样,直到他走出开久大门好远,才放心回头看石柱上已经生锈的两个大字,“开久”。

  相良蹙眉闭上眼,难受地咳嗽起来,他觉得自己已经在吐了,从喉管连着肺叶一起抽痛,滋味儿比第一次试着抽烟还难受。在他缓过来之后,靠在掉白灰的墙壁上,将双手盖上面庞,手上的戒指硌得皮肤生疼。

  

  “我这是怎么了……”

tbc

安利
又吃上冷cp了
安利啊啊啊
小天使和翘屁嫩男
真好食

要命。

把擦边车基本全部删除了。

怂巴巴。

huangbao画手难过极了


上色丑成傻狗
我死了
可恶秋瞳好好看
是空间锦鲤第二弹

万圣节快乐。
黑白手绘
ballball约稿
我可便宜
手机像素
真实垃圾
咔酱尾巴
我好想撸

轰总:" Trick and treat."